陈年喜,陕西丹凤县人。曾从事矿山爆破工作16年。有数百首诗歌、散文、评论文字散见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草堂》《天涯》《红岩》《散文》等刊。获首届中国工人诗人桂冠奖,出版诗集《炸裂志》,因而受邀拍摄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。包括散文集《活着就是冲天一喊》《微尘》。其后他作为“矿工诗人”被人所熟知,受邀前去哈佛耶鲁等美国高校演讲,并数次登上央视舞台。

春末的北方,陈年喜骑着摩托车听着秦腔,在蜿蜒的山路骑行。“这样的回家路,骑行了半生。”他在自己的朋友圈这样写着。记者在拨通电话时,略带沙哑的声音传进来,像黄土一样干燥。

陈年喜,1970年出生在陕西省丹凤县,53岁的他曾经做过16年的矿山爆破工。在矿工谋生的那些年,命运带给他的除了尘肺病,还有更坚硬的心脏。2013年,他以直白、简洁的文字,用一首《炸裂志》冲天一喊,引起诗坛震动:

“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/它坚硬/铉黑/有风镐的锐角/石头碰一碰/就会流血/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/我把岩层一次次炸裂/借此/把一生重新组合”

“再低微的骨头里,也有江河”

“再低微的骨头里,也有江河”

陈年喜写诗比较早,高中时期便开始接触诗歌;八九十年代国门打开,国外的思潮玉石杂糅地涌进来,每一个个体都在张开胸怀拥抱时代。年轻的时候,往往因为人生的历练不够,对很多东西的理解也不足以支撑诗歌创作,他更愿意称为学习和模仿。尽管如此,如今的陈年喜偶尔在抽屉看到那些泛黄的手稿,却依旧觉得很青涩,有朝气、有灵气。“尽管那时候是学习模仿的阶段,但那个准备时期是一定要经历的。直到进入矿山时期,写作才进入到一个以生命为出发的写作。”

展开全文

陈年喜/受访者提供

1999年,29岁的陈年喜迎来了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礼物——儿子的来临。然而爱人身体不好,家庭再添一名成员,作为家庭的主要劳动力,喜悦与忧虑交织在一起的陈年喜为了维持家庭收入来源,只好停下了写诗,转身进入了矿山里,做一名爆破工。回忆到此,陈年喜告诉记者:“上了矿山近十年里,几乎停滞了创作。因为整个矿山那样的环境,人在现实和理想中产生了一种很强的割裂感。”

“生活不是童话和浪漫/儿子/我们被三条真实的鞭子赶着/爸爸累了/一步只走三寸/三寸就是一年/儿子/用你精确无误的数字算算/爸爸还能够走多远。”陈年喜——《儿子》

和煤矿工人不同的是,陈年喜一直从事于金属矿的开采工作。煤矿的开采大多数位于平原,规模较大;而金属矿因为其本身的特点,多生产于山川大岳的地方,数量稀少,人烟不至,因此一直在一些边毛之地工作。在华山以东陕豫交界的秦岭,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那座从两边平原陡然升起的大山,两面的植被面貌等和山下截然不同:山下早已春意盎然,山上还是一片苍黄,山下还是秋天,山上早早进入冬天。

电报群组大全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致敬奋斗者|“矿工诗人”陈年喜: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哈(ha)希游‘you’戏 xi[ -(www.hx108.vip)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